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先生 的博客

愿广交朋友的初中物理教师!

 
 
 

日志

 
 

【引用】(转)"教师”你又惹到了谁   

2012-03-27 14:23:29|  分类: 教育教学管理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近两年教师的社会地位越来越低了,这是不争的事实。很多媒体杂志,报刊电视喜欢拿教师说事,喜欢揪住教师的小辫子,曝之于大庭广众之下,激起民愤,人人喊打……很多人喜欢参和到这类的揪斗里,甚至口诛笔伐,发泄一下内心的私愤,于是“太阳底下最肮脏的灵魂,貌似伟岸,实质卑微等等等等”就都成了某些人口中教师的新代名词。 

呵呵,古往今来,教师是太阳底下最神圣的职业,教师是蜡烛,燃尽了自己照亮了别人,教师是辛勤的园丁,用勤劳的汗水奉献了自己培育了祖国的花朵,教师是人类灵魂的工程师,教师,“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所有这些华丽的辞藻,在今天听起来是多么的苍白和可笑。

教师的职业在今天已经变了,它不再是太阳下最光辉最神圣的职业,而是旧社会名副其实的臭老九,没错,干的比驴都累,起的比鸡都早,挣的比民工都少,还要时不时的受到某些人的含沙射影,口诛笔伐,我想问问:国家规定教育业是服务行业了吗?国家规定教育者要终身承担教育任务了吗?在这个物欲横流的时代为什么教师就一定要讲奉献,讲黄牛精神,讲自燃的蜡烛精神,凭什么?

教师也是人,也要吃饭,也要养活自己的父母。

国家教委三令五申禁止体罚,可我们看看我们家长惯出的这些"乖宝宝",刁蛮,任性,自私自利,为所欲为,俨然成了家里学校的小皇帝。古人云:“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弗乱其所为……”大凡有所作为的历史人物,没有谁在少年时代的求学经历中没有受到过老师的惩罚,而恰恰相反,他们把这种神经肉体上的疼痛化为向上的动力,努力求学,刻苦钻研,最终成为我们国家乃至整个中华民族的可塑之才。俗语曰:“严师出高徒。”怎样严,难道在“望子成龙,望女成凤”的今天让我们这些教育工作者去哄你家的公子,去点化你家的千金吗?你要知道,单纯的说教教育并不是万能的。

我小的时候没少受老师罚站,有时也因为作业不能及时完成被老师掐,甚至有一次因为抄袭别人的作业,整个右手都被老师用木尺打肿了,可我从没怨恨过打我的老师,更从没探讨过老师的打人行为是否属于教育行为的失职。相反,那次印象深刻的打手事件一直影响着我,教育我做一个正直的人,一个坦荡的人,一个无愧于天地良心的诚实的人。我想告诉那些在今天喜欢拿老师说事的家长,那些喜欢紧盯教师行为的“千金”父母,如果要探讨,那些在医院当中乱用药物致病人于死地的庸医,不是更值得我们去探讨?因为教师伤害的只是人的惠命,他们伤害的是性命,没有性命谈什么惠命,你还谈什么受教育的权利?

教师走到今天,成为众多舆论杂志网络征讨的对象,如同过街老鼠般,小心翼翼,高度紧张,这不能不说是中国教育的悲哀!难道真的是教师队伍素质的整体下降,还是中国传统应试教育体制挤压下的畸形产物,答案自然容易分晓。

可是我们很多家长看不到这些,在国家禁止教师体罚学生的大旗下,他们更专注的不是学生在校的表现,而是教师在处理学生中是否存在问题。动不动就找教师的责任,时不时拿教师开涮,连手机短信的荤段子里教师也同小姐站在了同一可比度上,一面是光辉神圣外衣下的领舞者,一面是低俗媚眼丑态百生的浪荡女,不得不佩服编辑短信人的聪明智慧,可这简直是对教师人格的侮辱,是对教师职业的亵渎。这一刻教师就如同高倍放大镜下的蚂蚁,每一根触角都看的清清楚楚,毫无半点含糊。

更可气的是许多家长看不到学生自身的懒惰,把学生成绩不好说成老师教的不好,归咎于老师不负责任,老师抓的松时他认为管理不到位;老师抓的紧时他又认为对孩子压力太大,一边是考试的独木桥,另一边是家长的百般刁难和不理解,这种夹缝中的生存空间为何如此之难?扪心自问,难道你的爱才是爱,教师的爱就是一种责难和不屑?难道你的呵护宠爱才是教育手段,教师的严格管理就变成了变相的体罚?如果那样,我强烈建议取消中国的教育机构和体制,让孩子们都在家接受家庭教育,在父母爷爷奶奶的百般恩宠感恩戴德中成长,我想那样的话,中国社会上多的不是建功立业的伟人英雄,而是一群蛮横骄奢,不学无术的地痞流氓小混混吧?

教师”你又惹到了谁 (转) - 迷途望乡 - 马识图的个人主页教师”你又惹到了谁 (转) - 迷途望乡 - 马识图的个人主页其实很多孩子在进入学校前并没有受过良好的家教熏陶,甚至在幼小的心灵里已经注入了家庭暴力裂痕的阴影,这种情况在离异家庭,单亲家庭以及父母长期在外经商无力看管孩子的家庭中比比皆是。可以说:因为一些家长的不负责任,他们把一个浑身长满刺的孩子送到学校,接受教育。学校的职责是把孩子的刺磨平,让他走入社会后不去扎伤别人,更好的适应社会。在磨刺的过程中孩子可能会感觉到疼,会本能的保护自己,有抵触情绪,这时需要家长做的是理解学校,理解老师,共同努力,帮助孩子走出不良的阴影。可我们有些家长因为孩子的一点点疼痛就忘乎所以,质问我们的教师,责骂学校的管理,俨然成了孩子的保护伞,这样去呵护孩子,还送孩子来学校干嘛?要知道“溺子如害子呀!”

 打打不得,骂骂不得,说说不得,罚罚不得,教育在今年已经失衡了,失去了其原有的职责和使命。许多家长成了孩子的帮凶和助手,他们种种对教师的责难也成了孩子在校园里嚣张跋扈的筹码,于是我们看到的是一些孩子在课堂上公然顶撞辱骂教师,甚至殴打教师,课下拉帮结伙,聚众斗殴,持强凌弱,耀武扬威……一些家长在不明缘由的情况下兴师问罪,代儿出气,不惜和老师校方大放粗口,大打出手……甚至演化成一幕幕悲剧。2006年2月13日,《人民日报·华东新闻》报道了温州灵昆中学校长黄玉生在家访时,惨遭学生家长郑缘波杀害的惨剧。而事发后,该校一名叫小飞的学生甚至要放鞭炮“庆祝”,当老师对其制止时,他竟操起一条三角铁,冲进教师办公室进行追打……

是什么让学生变的如此冷漠?是什么让如今的师生关系变的如此紧张?又是什么让“尊师重道”的传统观念在现代学生眼中变的一文不值,如此卑*?是社会,是家庭,是某些所谓的为人父母。一个完整的教育体系包括学校、家庭和社会三部分。如果不分青红皂白把一切责任都归咎于学校,归咎于教师,而对自己的子女一味的护短,甚至恶语伤人,无理取闹,这样的爱子方式不能不令人心寒。

作为一名普通的教育工作者,我们的职责让我们心甘情愿的付出,我们不怕牺牲,但我们追求这种付出与牺牲的意义。让我们看看黄校长在工作笔记上面写的这段话:“教育一个人不能急功近利,要引导、宽容、爱、公平。”“给处分的学生以希望,告诉他们,表现好的可以取消处分。”在“希望”两字下面,被黄玉生重重地划上两道横线。这就是一个教育者的教育理念。素质教育强调尊重学生,爱护学生,但首先被教育者应够格做一个学生。毫不夸张地说,相当一部分的学生主动或被动地感染了社会黑势力的习气,崇恶势力“英雄”,将一身的匪气,霸气,邪气甚至杀气带进校园,而丧失了做一个人起码的道德品质!

国有国法,校有校规,可校规在这些学生眼里,算得了什么?教书育人的教师,眼见学生的恶劣品质,面对干扰正常教学秩序的行为,怎能不心急如焚,可又有什么办法,“道”对“魔”的好言相劝,有时显得那么苍白无力,“道”没高一尺,“魔”已高一丈。上有国家的三令五申,下有地方的条条框框,教师这个所谓权威与权力的代表者,其实早已被盘剥的遍体鳞伤,奄奄一息。对付犯罪分子,我们有庄严的法律,可面对一群似懂非懂却不知天高地厚的莽撞少年,我们真的感到很无奈,很无助!真的很需要家长、社会的配合,那怕是一点点理解!

 教育在今天不是万能的,但在今天没有教育却是万万不能的。郭敬明曾说:“我没有力量去做救世主,我把自己经营好了,就是对社会负责,我不会拯救谁,也不会拖累谁”。这也正是今天教育对大多数学生的作用,作为家长,教师我们有着共同的目标,希望自己的子女,自己的学生能够成人、成材,可我们为什么不能给对方一些理解与支持,给应试教育下徘徊前进的中国教师群体一些支持,这个群体已经很弱了,很累了,难道让他们把心血流干,把泪水流尽,到头换来的只是一声悲凉的叹息? 

 教师作为一个群体而言,它给社会带来的危害最小,可它的负面影响力也最大,小到孩子的一生,大到整个社会,整个民族。作为教育工作者,我们有必要约束自己的行为,可教师也是人,是人终究会犯错误,为什么我们的社会不能以一颗包容的心,一种正确的眼光去认识看待教师所犯的错误,“衣冠禽兽,恶魔教师,披着羊皮的狼……”当这些最恶毒的形容词都不足以解民 愤的话,我不知道教师的下一个头衔将会在网络上怎样出现。

作为年青的教师许多人都在讲台上哭过,我们把笑脸奉献给学生,把眼泪吞进肚子,而现在,我们要为我们的职责去呼唤,为教师所受的不公正待遇去呼唤,为校园中的邪不压正去呼唤,希望更多的家长和社会能多给教师这个弱势群体以理解和支持,少一些责备与刁难,因为拍着良心说,教师才是天底下真正*良心吃饭的职业。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